登陆

两次寻觅“第2次老岭会议”遗址

admin 2019-09-27 194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今年刚入夏的6月8日,我有幸加上了通化市抗联研究专家贾永洋老师的微信,他给我发了一份材料《找到集安大阳沟——抗联第二次老岭会议召开地》。

材料写道:“1938年7月中旬(一说9月下旬),杨靖宇在辑安(今集安,下同)老岭地区大阳沟附近抗联第一军密营,主持召开了中共南满省委和抗联第一路军领导干部紧急会议,即第二次老岭会议。有日伪资料记载"1938年9月22日至9月25日,中共南满党委及抗联第一路军改编会议,在辑安县第五区大阳沟召开,决定将东北抗联第一路军改为东北抗联总司令部,抗联第一、第二军部队改编为第一、第二、第三方面军"。由于这次会议是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所以,敌我双方史料都对会议的时间、地点、内容,给予了充分重视。这次会议是为了扭转程斌叛变后造成的危险局面而召开的。查1935年出版的《辑安县志》第五区地图,在台上镇南方小青沟西侧,果然有大阳沟地名标识,这表明,敌我双方史料记载的开会地两次寻觅“第2次老岭会议”遗址点是真实可靠的。但是,这处地点在今天普通集安的地图上是查不到的,即便文革时期出版的详细地图,在标注名称上也有差异,把大阳沟改成了大阳岔。虽然一字之差,却很容易造成"此地非彼地"的误判,所以,这也是多年来人们一直寻找大阳沟未果的原因所在。如今这次重要会议的时间、地点、内容、意义等,都很明朗,建议相关部门实地踏查,设立永久性标志,以供后人寻访、研究、瞻仰、纪念。”

贾永洋老师还说将组织专家到小青沟踏查,为了做好前期准备,让我先去排查一下。我就骑上自行车到荒崴子八组探访大阳岔沟抗联密营。在八队,有幸采访了今年72岁的钱有宽老人,他说:“他的父亲叫钱万仁,是杨靖宇的10号警卫员,当时的小青沟山高林密,山上有许多杨司令的密营,而且这里也有数条红军路,通过老岗可以到达岑沟密营、钓鱼密营,桓仁的四平街、刀尖岭、摇钱。他的父亲说当时的大阳岔是一条兵两次寻觅“第2次老岭会议”遗址道,抗联在大阳岔隔岗的撂荒地沟埋过一批枪。在一次战斗中,父亲受伤了,杨司令把他放到钓鱼的老崔家养伤,说伤愈了再去找部队。后来父亲听说杨司令离开了老岭山区,自己再也没找到部队。再后来,听说杨司令在濛江县牺牲了,解放后国家给杨靖宇将军在通化市建立了靖宇陵园。老人多次前往瞻仰,在他去世前一年还去了一趟。”

随后我又到大阳岔沟探查,坡度不陡,辗转蛇形,在峰回路转处,几个沟的沟门处有已经坍塌的陈年老屋。大约十几分钟,我徒步攀登上离沟门6公里的大阳岔沟沟里岗顶的一块平地上。这块平地居高临下,现已建成康美药业的人参场部。据参场场长王永贵说:“这个地方原来就有老房子,工人在刨参地的时候,还挖出来过马掌钉等物件。从左边的路可以到达大青沟、西刀尖岭,右边可以到达钓鱼的高台沟,去小四平、刀尖岭、摇钱。”

6月17日,我翻找资料时发现:“1938年6月老岭会议结束不久,1师师长程斌于6月29日叛变投敌,7月初,1路军总司令部得到程斌叛变和宽甸、桓仁、兴京一带密营及根据地被破坏的消息。第一路军总司令部判断,老岭根据地将即刻受到敌人进攻。面对这种严峻形式,第一两次寻觅“第2次老岭会议”遗址路军和南满省委在老岭根据地内的五道沟再次召开高级干部紧急会议,研究部署军事行动。会议期间,夜夜因为日本鬼子逼近,会议地点两次寻觅“第2次老岭会议”遗址转移到大阳两次寻觅“第2次老岭会议”遗址岔沟里松木头子岭。会议决定,取消西征计划;改变抗联第一路军原有的编制和番号,分别将抗联第一路军改编为3个方面军和总部警卫旅,实施分区作战。”

6月18日,我第二次到大阳岔沟附近的荒崴子八队探访,在居民点遇到了钱万仁的孙子钱志辉,他说:“小青沟沟深林密,有很多支岔,例如大阳岔沟、高丽沟、杨木桥沟、撂荒地沟、苇沙沟、石庙子沟、飞机岭等,每个沟都是藏兵、藏粮的好地方。其中的太平沟翻岗可以到达大清沟的石门沟,在那里有一个红军戗子。飞机岭可以到达岑沟、桓仁的四平街、刀尖岭、摇钱。大阳岔沟还可以到达钓鱼、湖里。”当我问大阳岔沟是否有一个松木头子岭的时候,却没人知道。后来我又和贾永洋老师沟通,他说还要慢慢地走访调查。

小青沟抗联密营是老岭根据地的又一个中心,位于衔接的重要位置,不仅仅是红军的兵道,还是众多兵道的重要枢纽。从小青沟往北可以到达湖里密营,向南可以到达岑沟密营,向西可以到达钓鱼、四平街、刀尖岭、摇钱。向东可以到达大顶子、六道阳岔、东岔。一个中心四通八达,融进了杨司令的心血和智慧,奉献了抗联人的青春和热情,杨司令在老岭山区打鬼子,小青沟的大阳岔沟是第二次老岭会议遗址,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